廣東人大網歡迎您!
您現在:首頁>依法治省>法制宣傳
瀏覽字體: 打印頁面
更好保護民營企業,刑法該如何出手
2020-07-14 09:43:00 文章來源: 法制日報  

  上個月底,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以下簡稱修正案草案)首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

  為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此次修法的一個重點內容就是加強了對企業產權的刑法保護。修正案草案加大懲治民營企業內部發生的侵害民營企業財產的犯罪,修改了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入罪門檻規定,同時,還修改了侵犯商業秘密罪的入罪門檻,增加規定商業間諜犯罪。
  在分組審議中,圍繞如何加強民營企業的刑法保護問題,多位與會人員強調進一步加強對民營企業的刑法保護刻不容緩,并對修正案草案提出了多方面的修改意見。
  建議增設利用計算機妨害業務罪
  開個網店卻被惡意刷單,導致店家損失慘重;有的企業員工被開除以后,在離職之前把公司原代碼刪除掉,直接使得利用計算機開展業務的高新技術公司無法經營;依靠搖號系統來銷售商品房,但是搖號系統被惡意攻擊,導致售樓無法進行……
  眼下,越來越多的生產經營行為都離不開計算機,而一些利用計算機系統進行的破壞生產經營的活動造成的危害也愈發嚴重。目前司法實踐中,這些行為最終都被勉強定為破壞生產經營。
  “破壞生產經營罪的立法是立足于農業社會或者工業社會所制定的條文,僅限于砸毀機器設備或者其他方法破壞經營的行為!比珖舜髴椃ê头晌瘑T會副主任委員周光權分析指出,實際上,利用計算機網絡的這些行為既不是砸毀機器設備,也不是殘害耕畜。因此,現行刑法對利用計算機和信息網絡開展生產經營活動的民營企業的保護已經很不力。
  鑒于此,周光權認為十分有必要增設新罪,即利用計算機妨害業務罪,來進一步強化對民營企業的保護。
  民營企業員工嚴重瀆職應入刑
  浙江省是民營企業大省。在今年5月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期間,張蘇軍委員作為浙江代表團的全國人大代表在參加小組審議時注意到,多位來自民營企業的人大代表都在發言中提到對于民營企業中的嚴重瀆職行為現在并沒有刑法進行規范的問題。
  “現在一些民營企業規模很大,甚至是市值幾百億元的上市公司。一旦負責基建的工作人員瀆職,一個工程會造成幾千萬元的損失。但有時候明知道是員工內外勾結,存在主觀故意,卻只能通過民事方式來解決,往往最后幾千萬元的損失就以一個辭退來處理!睆執K軍指出,大型民營企業特別是上市公司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一個公共企業。員工的瀆職行為看上去損害的是民營企業的利益,實際上也是對社會公眾利益的損害。因此,他建議將民營企業中工作人員的瀆職行為也納入刑法進行調整。
  但張蘇軍同時強調,由于目前民營企業情況比較復雜,有的是家族企業,內部工作人員情況也很復雜,一些行為不是很好界定。因此,一方面對民營企業人員以嚴重瀆職行為論時應當同國有企業、國有公司瀆職罪有所區別。另一方面,建議增加一條“告訴才受理”。
  進一步明確保護民營企業立法目的
  怎樣破解民營企業現階段的發展難題是目前各方十分關切的熱點。實踐中,由于“融資門檻高”“融資難”等原因,一些民營企業在生產經營需要融資過程中實施一些違規行為,但并沒有以詐騙為目的,最后也未給銀行造成重大損失。此次修正案草案明確,此類行為將不再作為犯罪處理。
  “騙貸是金融領域的一類犯罪,有的騙貸案件涉及金額特別巨大,動輒以十億、百億計,嚴重破壞國家金融秩序,危及國家金融安全!毙糯胡椢瘑T認為,目前從現實情況和司法實踐看,對于騙貸行為的處罰法定刑是偏輕的。而此次修正案草案本意是把民營企業不以詐騙為目的的貸款行為從騙貸行為中區分出來,并不是要減輕對騙貸犯罪的處罰。目前修改后的條文沒有體現這個立法目的,反而把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第一款針對的騙貸犯罪行為處罰減輕了,這不符合中央強調打擊金融領域犯罪的精神。
  鑒于此,她建議對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第一款針對的行為提高法定刑。同時另增加一款,把關于民營企業不以欺騙為目的取得銀行貸款和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等,未給銀行造成重大損失的,不作為犯罪處理等內容規定下來。
  “一方面要符合黨中央精神和要求,另一方面要針對社會中存在的現實情況,更重要的是要體現立法的目的,立法的目的是要保護民營企業,而不是保護騙貸的犯罪分子!毙糯胡椪f。
  進一步完善有關商業秘密刑事立法
  長期以來,侵犯商業秘密犯罪備受關注。修正案草案進一步提高了商業秘密罪的刑罰,加大對該類犯罪的懲處,把最高刑期由七年變為十年。同時將犯罪的構成要件由原來的“造成重大損失”“嚴重后果”,分別改為了“情節嚴重的”“情節特別嚴重的”。此外還增加了欺詐、電子侵入等犯罪行為。
  “過去,我們刑事立法的理念是一種以結果論罪為主的理念,F在,變為只要實施了某種行為就可考慮定罪量刑。這種結果論罪向行為論罪的轉變,我認為是種進步!标惛@瘑T認為,這次修改使得侵犯商業秘密的犯罪從侵犯知識產權罪7類犯罪當中凸顯出來,那么,在加大知識產權保護的大背景下,侵犯商業秘密的犯罪先行一步后,其他幾類知識產權犯罪最高刑要不要修改,建議進一步考慮。同時,他還建議修正案草案能與相應的有關商業秘密保護的法律內容作好銜接。
  吳恒委員建議在修正案草案中增加一種情形,即“技術擁有者或科研團隊成員在離開原企業進入新的市場主體履職,其對屬于原所在單位的核心技術或科技成果在未征得原擁有單位的同意就予以披露和應用的”。
  “我們在開展科技進步法的立法調研中聽到和看到一些企業或科技成果擁有者抱怨,由于企業或科研團隊的一些技術骨干跳槽或者被競爭對手挖走,導致科技成果、相關的核心技術秘密流失,這也都涉及商業秘密被侵犯的問題,值得關注!眳呛阏f。








聯系我們 | 檢索中心

主辦:廣東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承辦:南方網

Copyright 2012 www.rd.gd.cn All Rights Reserved 廣東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瀏覽器)

粵ICP備11099519號-1

幸运彩